首頁 > 中國婦女網 > 首頁欄目 > 軍旗飄飄

“最美新時代革命軍人”尹璐: 為聯合制勝打通“神經中樞”

標簽:親子 | 來源: | 作者:趙國濤 楊丹譜 記者 徐旭

20190813c9118a7bd3b4405c8d16a9b5a7137e39.jpg

尹璐(左一)就如何搞好部隊信息化建設向基層官兵請教 邢澎峰/攝

獲軍隊科技進步獎13項,全軍踐行強軍目標標兵個人、全軍優秀共產黨員、全軍“十一五”科研工作先進個人,全國三八紅旗手、全國巾幗建功標兵,榮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4次。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代表。入伍33年,中部戰區聯合作戰指揮中心某保障隊總工程師尹璐的從軍成績單寫滿優秀。

“八一”建軍節前夕,中宣部、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聯合發布9位“最美新時代革命軍人”,尹璐成為獲此殊榮的唯一女性。

關于戰爭,你看到的,也許是疾馳的戰車、呼嘯的鷹陣、遠航的戰艦、噴火的導彈。還有你看不到的,來自陸、海、空、天、電、網等多維戰場奔涌不息的信息流。雖然無形無蹤,卻決定著戰爭的勝敗。

如何將這些浩如煙海的信息實時精準地呈現出來,輔助指揮員做出決策?這是尹璐從軍以來,尤其是轉隸戰區3年多來,不停思索、不斷突破的課題。

無戰不聯,無聯不勝,聯合作戰已是現代戰爭的基本作戰形式。尹璐說:“如果把指揮員比作‘大腦’,把部隊比作‘四肢’,我要做的就是打通‘神經中樞’,為聯合作戰提供強有力的支撐。”

“到離打仗更近的地方去”

2016年2月1日,中國人民解放軍五大戰區成立。戰區成立之初進行人員分流時,尹璐面臨著兩種選擇:一邊是熟悉的工作環境和對口的技術崗位,另一邊是跨度很大的全新領域。

選擇前者,工作駕輕就熟游刃有余;選擇后者,則意味著從頭起步,挑戰多壓力大,能不能干出點兒名堂也很難說。

“戰區主戰,到離打仗更近的地方去!”幾經考慮,尹璐慎重但很堅定地選擇了后者,站在了聯合作戰指揮的“第一環”。

其實,出身軍人家庭的尹璐,心中一直都喜歡征戰沙場的感覺。入伍以來,她先后出色完成上合聯演、全軍聯訓、沙場閱兵等20多項重大演訓任務保障。尹璐有收集保存自己執行大項任務時證件、臂章、胸標等佩飾的習慣。如今,她收集的各類佩飾已達60多枚。其中,去朱日和軍事訓練基地執行任務就多達5次。

但改變從來都不是容易的事。更何況,從國防和軍隊深化改革形成的新體制、新職能,到工作面臨的新領域、新環境、新角色,什么都是全新的。

履新不久的尹璐,在首場“大考”中掉了鏈子。演習中,指揮員命令她的團隊查找一個目標數據,由于準備不足且與友鄰單位配合不暢,她的團隊耗時很久,才勉強提交一份意圖不準、信息不精的報告,遠不能滿足指揮員的需求。

“從畢業后到來戰區前,我從跟著別人干到自己決定怎么干,再到指導別人干,一路走來還比較順。但戰區成立之初,我是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干,還要告訴別人怎么干。”尹璐說,那段時間,她最苦惱的就是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使勁。

“沒有捷徑,就是不停地學習。”陸軍出身的尹璐扎進資料堆里,惡補聯合作戰知識,鉆研各軍種各領域信息系統建設情況,半年就“啃”下了數百萬字的資料。同時,她經過翔實的調研和縝密的思考,找準了技術突破的方向,開始了“戰場綜合信息輔助分析系統”艱難的開發過程。

“這個系統完全是我們團隊自行研制的,不僅實現了作戰信息精起來、動起來、立起來,還能根據戰場情況歷史數據、作戰信息之間的關聯等,輔助推斷出‘敵方’的作戰意圖。”談及此,尹璐頗為自豪。

“用信息流驅動聯合戰車”

那是20多年前,尹璐親身經歷的一段囧事。當時信息化建設剛剛興起。在一場層級很高的演習中,為了搞好作戰保障,她加班加點,熬了不知多少個不眠之夜,完成了信息系統的搭建。然而演習開始后,這套系統基本被擱置一邊,發揮的作用相當有限。除了失落,她對真正實現信息化有了更為清醒的認識。

20多年后,戰區組織的一場諸軍種聯合演習中,尹璐參與研制的指揮信息系統大顯身手。她帶領保障組運用信息系統精算細算,在極短時間內生成了由各方信息流融合的“戰場情況圖”,及時保障了對“敵”聯合打擊。

為了這套信息系統,尹璐傾注了大量心血。

各軍種信息系統自成一體、相對獨立,想實現“一網連三軍,一令傳八方”,既無經驗可循,技術層面上的難度也非同一般。

那段時間,她把大腦中原有的邏輯、概念全部“格式化”,靈感一次次迸發又無情掐掉,方案一次次推出又自我否定。她帶領團隊調閱參考了3000多個軟件程序,組織了上萬次對接、融合、調試,沒日沒夜輾轉于辦公室和試驗機房。最終,如期構建起新的聯合作戰指揮信息系統。

“這套系統,實現了諸多信源融合為‘戰場情況圖’的歷史性跨越,為戰區聯指中心迅速運轉提供了有力支撐。尹璐功不可沒。”戰區聯合參謀部某局副局長王連仲如是評價。

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這20多年,正是信息技術飛速發展的時期。尹璐從維護一臺信息終端起步,到后來開發單一軍種的信息系統,再到現在著眼聯合作戰設計信息系統,工作內容在拓展,“用信息流驅動聯合戰車”的初心追求始終沒變。

在執行“9·3”閱兵訓練保障任務時,尹璐發現閱兵指揮部還是依托幾十部傳統的通信終端調度部隊,訓練計劃稍有變更就要逐個打電話通知,費時又費力,工作效率不高。想到部隊配發的某新型軍用手機,她靈光一閃,萌生了在軍用手機上加裝指揮信息系統、實時收發指令的念頭。說干就干,一套融合多種指揮功能和各類訓練信息的“閱兵指揮信息系統”隨之出爐,組訓效率提高了30多倍。如今她結合戰區使命任務,將這一系統再次研發升級為“戰區多樣化軍事任務態勢監控系統”,受到戰區首長和中國工程院多位院士的高度評價。

其實,熟悉尹璐的人都知道,她從來不把自己當成單純的技術人員。她常講:問題就是課題,不僅要當“技術控”,更要成為“作戰通”,必須學會用指揮員的思維去審視技術保障工作,絕不放過任何一個技術瑕疵。

多次與尹璐打交道的地方協作單位談起她來,用了“又敬又怕”4個字。因為在軍民融合研發某信息系統時,她對技術研發的每道關口都把得緊、摳得細,反復調整、返工加班幾乎成了家常便飯。有一次,她向某研究所的一位專家請教技術問題,恰逢專家要出差,為了抓住對方出發前半小時,她天不亮就趕過去,抓緊求解疑問,后來又為了一個計算公式跑了4趟。

“某綜合空情預警系統”“某信息安全管控系統”……歷數她牽頭和參與的30多項科研課題,處處體現著確保聯合作戰勝利的前瞻性思考和服務打贏的實干精神。

“為聯合作戰帶出信息尖兵”

尹璐是遠近聞名的“金牌教官”——

她先后為6000多名指揮員、參謀人員和技術人員進行授課教學;現場或電話指導部隊解決系統建設及運用中的技術難題上萬次;她的學生中,有的成為軍以上機關處長、參謀,有的成為總工程師、高工,還有的成為團以上領導干部和業務室主任。

尹璐所在保障隊的副隊長衛斌,就是尹璐注重方法因人施教培養出的一個“得意門生”。當年,尹璐發現從國防科大作戰指揮學碩士畢業的衛斌很有發展潛力,就為他量身定制“三步教學法”,即她做他看、她講解他領悟、他做她看并點評。言傳身教之下,衛斌很快成長為單位業務骨干。扶上馬還要送一程。見時機成熟,尹璐鼓勵衛斌轉變角色,獨立擔綱課題項目,并全力為他創造條件。結果,衛斌畢業沒幾年就取得5項科研成果,榮獲全軍科技進步獎。

在尹璐悉心培育下,一大批信息領域的“新兵”,很快變成了能獨立承擔值班和科研任務的“技術尖兵”。

尹璐所在的保障隊是個技術性很強的團隊。近兩年,先后有多名來自各軍種和院校信息技術專業的年輕博士、碩士充實到該隊。如何盡快將這些高才生培養成頂得上去的技術骨干,成了亟待解決的問題。

非常時期當有非常之舉。作為總工程師的尹璐,創造性地突破業務室建制,跨專業抽組,各學科交叉,成立6個緊貼聯合作戰的課題組,讓一批敢想敢干的年輕人擔任課題組長,放開手腳展開研究攻關。

組織課題攻關時,她主張見仁見智,積極倡導人人創新。對于年輕同志的新想法,她從不輕易否定,而是給予鼓勵。平時不管多忙,她都與技術人員保持常態化的技術交流,互相啟發、碰撞。正是在這種開放式的技術沙龍中,迸發了不少“金點子”。

保障隊信息處理室博士技師郭強在戰區聯指中心值班時,發現每天海量信息都靠人工檢索、抽取,既耗時又費力,便產生了依靠剛剛興起的自然語言處理技術進行智能處理的想法。尹璐得知后,特意為郭強申請成立課題組,立項“多源信息融合”項目,提供設計思路、研究方法,推進該項目取得突破。

3年多來,尹璐所在的保障隊技術人員業務能力有了顯著提升,她直接幫帶的上百名人員全部成了聯合作戰指揮和保障的過硬尖子。該保障隊連續被戰區評為“聯合作戰保障能力建設先進單位”,她本人也被戰區評為優秀教練員。


  • 分享:
  • 編輯: ????2019-08-30

評論

0/150
大赢家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