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婦女網 > 首頁欄目 > 家教

從林如海其人及其待人之道,看林黛玉的家風和家教

標簽:家教 | 來源:紅樓夜思 | 作者:

林黛玉的父親林如海,是《紅樓夢》里少有的謙謙君子。如果說,賈府的賈赦、賈政是官二代也是富二代,那么,黛玉的父親林如海,則是集官二代、富二代、創一代于一身的人才。下面我們從林如海其人及其為人處世的方式,來看看黛玉的成長環境和家風家教。

林家是姑蘇人。有句話叫“上有天堂,下有蘇杭”,蘇州和杭州,在人們眼里,幾乎是可以和天堂相媲美的。正所謂地靈人杰,前世為絳珠仙子的林黛玉,正好就是生長在這江南水鄉的水靈靈的美人兒。

林家的家境非同一般:祖上襲過列侯,當初本來是只封襲三代的,因為圣上隆恩,于是加恩,到了林如海的父親又襲了一代,接著到了林如海這一代,就已經不再封襲列侯了。

林家應該也早料到這點了,既然不能襲列候,那家族該怎樣繼承其榮耀呢?那時候,科舉入仕幾乎是唯一的出路了。所以,林如海就從科舉出身,而且還考取了探花,走上了為官之路,這就是林如海在繼承祖上富貴的前提下,又為自己和家族所謀創出來的未來,所以我才說林如海更是地地道道的“創一代”。

非但如此,林如海的仕途之路也走得格外順暢,他本來是蘭臺寺大夫,又被圣上點為巡鹽御史,如此以來,林家不僅僅是鐘鳴鼎食之家,更是真真正正的書香門第。那么,林如海這樣的出身和經歷,對于他為人處世方面又會有怎樣的影響呢?

在《紅樓夢》里,對林如海本人的描寫不多,敘述最多的,應該是在第三回里的一段文字了:

雨村領其意而別,回至館中,忙尋邸報看真確了。次日面謀之如海。如海道:“天緣湊巧,因賤荊去世,都中家岳母念及小女無人依傍教育,前已遣了男女船只來接,因小女未曾大痊,故未及行。此刻正思向蒙訓教之恩,未經酬報,遇此機會,豈有不盡心圖報之理。但請放心。弟已預為籌畫至此,已修下薦書一封,轉托內兄,務為周旋協佐,方可少盡弟之鄙誠。即有所費用之例,弟于內兄信中已注明白,亦不勞尊兄多慮矣。”

在這段文字里,為官但被革職后賦閑在家的賈雨村聽說都中有啟用參革舊員的信息,雨村也希望能謀求門路,重新被朝廷起用。在冷子興的建議下,雨村央求林如海到都中轉告賈政代為謀職。這才有了上面這段對話。

可以看到,這短短幾句話里,林如海謙虛誠懇,沒有架子。本來是自己女兒的家塾教師有事相求,但在林如海這里,不僅讓人感覺不出來是賈雨村對林如海有求,反而還讓人覺得,林如海非常客氣地在請賈雨村幫忙,下面我們細細分析:

首先,林如海將別人請求幫忙謀職說成是一件湊巧的事。

在這個世界上,求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大約有很多人會因為不同的目的和原因去求人。也有很多人,即使再拉不下臉、放不下面子,但是為了生存、為了孩子、為了家庭,也會吞下委屈、忍受難堪。

中國人是出了名的愛面子。知書識禮的人,更是把面子看得格外重要。林如海身為探花,面對同為讀書人的進士賈雨村,自然也能理解賈雨村的為難。

所以,林如海開口第一句話,就是四個字:“天緣湊巧”。一下子輕描淡寫地化解了賈雨村開口求人的尷尬,將有事相求的情況說成了一個簡簡單單的湊巧的情況。如同我們在求別人的時候,對方說,正好我要去辦這件事,你來得真巧,我們一起辦正好。不僅給人留了面子,還另外也提供了幫助。試想,作為求人的一方,聽到了對方這樣一句話,接受了對方的幫助時,能不感到舒心和安慰嗎?

其次,林如海話語之間,將別人的請求說成是自己應盡的報恩。

林家作為闊綽的官宦人家,給女兒請了家塾教師,自然也是少不了要給賈雨村豐厚的束脩的。但林如海卻說“向蒙訓教之恩,未經酬報”,意思是家中小女承蒙賈雨村訓教之恩,未能報恩,正好趁此機會可以盡心報恩了。其實,賈雨村對林黛玉的訓教之恩,林家已經以束脩作為報酬了。但如海這一席話,任誰聽了,都會感到安心,更省去了求人的卑微為難心理。

第三,林如海考慮周全,在花銷方面,也為賈雨村謀劃妥當了。

對于賈雨村來說,他本來在革職之后,游山玩水,后來偶感風寒,身體勞乏,而且盤纏也用得差不多了,因為聽朋友說鹺(注:音cuo,第二聲)政林如海要聘請西賓,這才托朋友謀了這件差事的。

林如海也考慮到了賈雨村可能囊中羞澀,于是特意告訴賈雨村,一路需要的所有費用,都已經在信中向賈政標注明白,不勞多慮。林如海不僅愿意替賈雨村煩請賈政為其謀職,而且把賈雨村到都中所有費用也準備好了。常言說的古道熱腸,大概就是指的林如海這樣的君子吧!

第四,言談多用謙辭,說話辦事能給人面子,言語令人如沐春風。

林如海的一番話,不僅誠懇謙遜,而且毫無架子。讀書人的知書明禮和落落大方,都在林如海這番話里充分體現出來了,諸如“賤荊”,諸如對賈雨村自謙為“弟”、稱呼賈雨村為“尊兄”,以及“周旋協佐”“少盡鄙誠”等語,也令聞者如沐春風。

第五,林如海在為人處世中,遵從了適時恭維和贊美他人的原則。

恭維贊美他人和拍馬屁,其實是兩碼事,具體如何區別,我認為依當事人說話做事的發心而論。

林如海與賈雨村,身份高低是一目了然的,賈雨村進士出身,又無官無職,而林如海是鹺政,又是賈雨村的東家,這樣的身份和地位,他原本是犯不上恭維賈雨村的,對賈雨村進行恭維和贊美,想必只是他的修養和習慣使然。

林如海對賈雨村的恭維,體現在兩處:一處是“若論舍親,與尊兄猶系同譜”,另一處是“否則不但有污尊兄之清操,即弟亦不屑為矣。

如海笑道:“若論舍親,與尊兄猶系同譜,乃榮公之孫。大內兄現襲一等將軍之職,名赦,字恩侯。二內兄名政,字存周,現任工部員外郎。其為人謙恭厚道,大有祖父遺風,非膏粱輕薄仕宦之流,故弟方致書煩托。否則不但有污尊兄之清操,即弟亦不屑為矣。”

賈雨村為官時,不過只是知府而已,后來他被革職,就是“無業游民”了。林如海對賈雨村說“舍親”賈赦和賈政這個家族與賈雨村是“同譜”,同譜是指的一個家族。然而,林如海肯定知道賈雨村和賈家不是一個家族,這么說,是讓賈雨村沾了光,高攀了榮國府,畢竟,還有誰會不愿意與國公府拉近關系呢?

另外,林如海在介紹賈政的時候,說賈政“為人謙恭厚道,大有祖父遺風”,后面說,如果賈政不是這樣的人,而自己還向賈政舉薦賈雨村的話,就有辱“尊兄清操”了。這句話不僅給賈雨村吃了一顆“定心丸”,讓他放心前行,還不動聲色地贊美了賈雨村的氣節和為人,至于賈雨村其人的操守究竟如何,那就另當別論了。

最后,拋開林如海對賈雨村講的這番話,從林如海后面的一番話中,不妨猜測一下,有可能林如海本意是已經定好了在下個月初二這天送黛玉入都中的,原文說:

如海乃說:“已擇了出月初二日小女入都,尊兄即同路而往,豈不兩便。”

不想,賈雨村正好有事相求,林如海才講了前面這番話,既不讓賈雨村在求人的時候為難,也給了賈雨村面子,不令他感到欠了別人人情,這,才是絕頂聰明人的最妥做法。

林如海其人,大致如此。有其父必有其女,我們看到,林黛玉小小年紀,第一天進賈府,就能把方方面面的禮節拿捏得非常穩當周到,絲毫不落人口舌。

住進賈府之后,黛玉對待下人,也是非常大方,比如怡紅院的小丫頭佳蕙到黛玉這里來跑趟差事,黛玉正好給屋里的丫頭分錢,就隨手抓了一把錢給佳蕙。再如,薛寶釵屋里的婆子雨夜給黛玉送燕窩,黛玉不僅道了謝,還給了婆子喝酒的賞錢。像父親林如海一樣,黛玉也是出手闊綽、大方。

面對身份地位遠遠低于自己的香菱,黛玉也是以誠相待,兩人在一起相處的時候,跟姐妹似的說說笑笑,香菱請黛玉教她學詩,黛玉只謙虛地說:

“我雖不通,大略也還教得起你。”

寶釵說黛玉把香菱引成詩魔了,黛玉也只是說:

“圣人說‘誨人不倦’,他又來問我,我豈有不說之理。”

黛玉率真,香菱來請教她,她就打起全副精神教香菱。

作為女孩子,黛玉也有些小性子,但在黛玉身上,更有父親林如海的影子,父女倆都那么謙虛誠懇、熱情大方,待人一視同仁、彬彬有禮。不得不說,家風和家教,有時候是刻在骨子里的。


  • 分享:
  • 編輯:劉麗君 ????2019-11-21

評論

0/150
大赢家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