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婦女網 > 首頁欄目 > 家教

家庭教育的困局:低質量陪伴與家校關系錯位

標簽:家教 | 來源:澎湃新聞 | 作者:

當代中國的年輕父母,特別是已經在城市過上中產階層生活或準中產階層生活的年輕父母,正日益被卷入到一場全面的教育競爭中。這場教育競爭的主戰場,漸漸從學校轉移到家庭。家庭成為教育競爭的主體,這在歷史上存在過,卻從未像今天這樣突出和普遍。

家庭教育的競爭,是關于生活品質、興趣特長、學業成績、居住空間、優質學校教育資源分配的全面競爭,考驗著家庭的綜合實力。家庭教育競爭具有空前的動員能力,孩子、父母、父母的父母,都充分參與進來。興趣班、輔導班、在線課堂,一切與教育有關的市場資源都被激活和調動起來,裹挾著家長的期待、競爭的壓力、資本的喧囂,共同形塑著當代中國城市家庭教育的面貌。

為了贏得這場教育競爭的勝利,家長們不得不以孩子教育為中心來組織生活。時間的安排,收入的分配、家庭關系的協調,一切行動都顯得高效,卻又有幾分盲目。未來與目標的關系,目標與手段的關系都不甚明確。家長高呼“絕對不能輸在起跑線上”,但根本不知道起跑線在哪里。

太多家長來不及深思熟慮,只能被教育洪流裹挾前進。這種井然有序的盲目,并不是個體、偶發和孤立事件,而是大面積發生著。這種盲目,與家庭教育理念變化、家校關系調整和家庭關系變革息息相關,從總體上表現和再生產著當代中國的家庭教育困境。

一、低質量陪伴削弱孩子主體性

充分強調陪伴時間對孩子健康成長的重要性,這是當代中國比較流行的家庭教育理念。越來越多的年輕父母,有時間、擠時間甚至犧牲事業發展機會來關注家庭教育,陪伴孩子一起成長,游戲、旅游、上興趣班、寫作業……

80后、90后的年輕父母們,投入到家庭教育方面的時間,比父輩當年教育自己所花費的時間要多得多。

陪伴的目的是保證父母更多時間“在場”,從而密切親子關系。吊詭的是,在許多城市家庭,年輕父母無微不至地陪伴和照料,并沒有密切親子關系,反而使關系變得緊張,甚至對立了。

親子關系沒有因為陪伴時間增加而親密,這是為什么呢?

通常情況下,陪伴時間多就會管得多,管得多就容易陷入細節,陷入細節就容易發生對孩子的過度干預和不必要限制。當父母以成人的眼界、知識、經驗和能力去評價孩子行為的時候,就會惹出許多不必要的煩惱,甚至心中升起無名怒火。此時,孩子在父母陪伴中感受到的,就不是快樂,不是愛,而是沉重的心理負擔和精神壓力。這種感受一旦持續,就會影響孩子心智發展,叛逆心就會增強。所謂青春期的叛逆,不只是生命周期的普遍現象,還與具體家庭教育情境有關。凡是在管教多、緊張度高的家庭教育氛圍中,孩子青春期叛逆就會表現得更加明顯和劇烈。如果父母提早開始精細管教,孩子的叛逆癥狀很可能提前發作。

孩子往往在父母看不見的地方長大!父母“不在場”,孩子才能獨立面對環境,這正是主體性成長的大好時機。有時候,讓孩子獨立犯些小錯,未嘗不是好事。管得太多了,抓得太細了,孩子獨立思考能力和行動能力就會被抑制。

當前家庭教育理念中,片面或過度強調陪伴,對許多父母形成了誤導。其實,決定親子陪伴效果的決定性因素,不是陪伴時間長短,而是陪伴質量高低。所謂高質量陪伴,是指在陪伴過程中著重樹立孩子的規則意識,解決孩子成長中的目標、方向和動力問題。所謂低質量陪伴,是指陪伴過程中事無巨細,結果陪伴變成了干涉,孩子的自由空間被壓縮,主體性被削弱。這種低質量陪伴,很容易起到負面效果。

父母陪伴,不能擠壓孩子自由成長空間。傳統時期,父母忙于生計,沒有太多時間關注孩子成長,更多采取放養方式。粗放養育盡管存在不足,但優點是不會抑制孩子主體性。

精細養育時代,如何培養孩子的主體性,如何在家長陪伴和孩子自由之間達成平衡,如何把握粗與細、放與收的關系,特別值得那些有時間陪伴孩子、正在全身心陪伴孩子成長的年輕父母反思。

二、家校關系錯位導致家庭教育隱性負擔增加

年輕父母對孩子教育過程的深度參與,更大程度上與家校關系調整有關。80后、90后在接受基礎教育時,學生學習活動的責任主體是學校。學校對學生的管教力度較大。在這種模式中,家長在學校教育中的作用是輔助性的,學生的成績分化與學生能力、努力程度和教師責任心直接相關。

當前的家校關系,已經發生了諸多變化。學校已經不再像之前那樣敢于和能夠承擔學校教育的主體責任了。它要求家庭來承擔,它迫切需要家庭來承擔。這種承擔,以更多的參與和聯絡為基礎。、

更為關鍵的是,學校教育在學生分化中所起的作用在不斷降低。許多地區的基礎教育,為了強調抽象的公平性,越來越淡化或回避教育分化。用一種所謂的自由、輕松和平等來解脫學校責任和麻痹家長意識。當學校不再重視或有意弱化學生分化的時候,家長就必須參與進來。

綜合來看,家校關系錯位,主要表現為責任錯位和功能錯位。所謂責任錯位,是指學校在學生學習中的管教責任降低,盡可能規避教育過程中的風險,盡可能把責任和風險外部化。此時,家長只能主動或被動調整,把責任和風險內部化。所謂功能錯位,是指學校教育在傳授知識的同時,不再為學生競爭和分化提供必要條件。這些條件外部化了,變成了家長的任務,需要在輔導班中去實現。

家校關系錯位,導致了所有與教育活動有關的責任、風險和成本的重新分配。舊的不均衡,被新的不均衡替代。舊的不均衡所導致的負重,由學校承擔。新的不均衡所導致的負重,由千萬家長承擔。這種關于負重分配的結構性調整,并不是通過激烈博弈來完成,而是得益于素質教育、學校減負、家校共育等新教育理念的廣泛傳播和深入實踐。

家校關系錯位,是學生負擔增加的重要原因。目前人們僅僅關注作業、補習等形式的學習負擔。其實,這只是顯性負擔,更值得考察的是隱性負擔。當學校教育責任、風險和成本更多向家庭轉移的時候,家長就承擔了比之前多得多、大得多的壓力和心理成本。這種隱性負擔,才是更大的負擔。

教育是一種特殊的公共品。教育的目標,不是取消競爭,而是為培養學生的競爭能力提供公平環境。無論貧窮,還是富有,都應該享有這種環境。教育不是要取消分化,而是要讓這種分化過程變得公平。所謂公平的分化,是讓這種分化的產生,主要取決于競爭主體(也就是學生)的能力、努力程度。外部性因素介入越多,教育的公平性就越弱。

在社會分化背景下,公共教育的公平性使命,應該定位于抑制社會分化給教育分化帶來的過度影響,用公共教育資源去抵消這種影響。只有這樣,教育才能真正促進社會流動、培養有競爭能力的人。現在,許多地方的公共教育正在回避或忽視這種分化,他們把影響分化的任務,交給了家庭。

誰的孩子誰負責,誰的孩子誰操心。家庭教育被推上了社會競爭的前臺。家庭主動或被動參與教育競爭。家庭教育水平,成為影響孩子社會分化的關鍵因素。這正是家庭教育被強化,父母深度卷入家庭教育的根本原因。

三、家庭教育增負與家庭關系調整

家庭教育競爭激烈,迫切需要家庭關系作出調整,按照最有利于孩子成長的方式來協調代際關系和夫妻關系。

一方面,代際關系變得更加緊密了。興趣班、輔導班、放學時間過早衍生出來的一系列接送和陪伴問題。年輕父母分身無術,老年人參與顯得格外重要。標配的家庭教育體系,不僅需要足夠的經濟資本,還需要有足夠的人力資本,形成一個高效、靈活、有序的家庭教育后勤保障體系。

另一方面,更多父親選擇了回歸家庭。年輕父親盡可能退出一些必要或不必要的社交活動,回歸家庭生活,在妻子的贊揚、鼓勵、嘮叨或呵斥中深度參與家庭生活特別是孩子教育過程中——這種深度參與,已經成為社會評價好丈夫、好父親的標準。

父親深度參與子女教育過程,這是男性角色的歷史性轉化。對于女性而言,這是另一次具有歷史意義的勝利。這種勝利不是通過兩性斗爭實現的,而是依靠家庭教育的分工合作來完成。只不過,丈夫回歸家庭,雖然增加了夫妻相處時間,但未必密切夫妻關系。教育理念上的分歧,教育細節上的爭議,增加了摩擦甚至爭吵的機會。有時孩子夾在中間,反而不知所措。

當然,在這場家庭教育變革中,母親的壓力最大。他們既要在職場上打拼,又要匆匆回家扮演虎媽的角色。他們全程陪伴,傾心投入,仿佛又接受了一次基礎教育。遺憾的是,因為作業陪伴而引發的郁悶情緒正在一些家庭積累,偶爾爆發。

為了讓孩子掌握教育競爭的主動權,家庭需要優化配置各種資源,以孩子為軸心組織生活。這種共同目標,調動了家庭發展能力,也在削弱家庭發展能力。畢竟,當微觀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在子女教育方面投入更多時間和精力的時候,就會在宏觀上弱化社會生產經營的時間和精力投入,進而影響社會活力。

四、結語

在我們正在經歷的這場教育變革中,沒有多少家長可以置身事外。學校老師也在在負重前行,他們深處家校關系調整的漩渦之中,感到焦慮、被動和力不從心。

在沒有達到新的平衡之前,家庭教育依然會顯得盲目。這種盲目,很大程度上是教育公共性弱化的產物,也是家長在社會分化、教育競爭愈發激烈背景下心理壓力的直接反應,還與輿論場上教育理念紛亂給家長教育行為帶來的誤導有關。

在家庭教育的盲目性中,那些被多重力量裹挾的孩子們,并沒有多少直接發聲的機會。他們才是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關鍵主體,是家校關系的連接點。只有真正以孩子主體性成長為目標的教育變革,才有價值、意義和希望。

缺乏主體性培養為價值皈依的家庭教育,盡管能在家長或市場干預下通過精耕細作培養出部分成績優秀的學生,但是這種優異很難真正表現出他們的實際能力差異。沒有主體性作為保障,普遍的優秀,很可能是精致的平庸。

  • 分享:
  • 編輯:劉麗君 ????2019-11-29

評論

0/150
大赢家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