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婦女網 > 首頁欄目 > 家風

祖孫六人參與并見證中國航天事業發展60年 三代航天伉儷 接續飛天夢想

標簽:家風 | 來源: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 | 作者:富東燕 楊苗本

姥爺王恕和姥姥聶金霞

爸爸王允坤、媽媽王燕虹和女兒

王司晨和丈夫

主人公說

“姥姥姥爺、爸爸媽媽,他們這些前輩對航天事業的堅守和熱愛,給了我們繼續前行的理由和動力。他們已經出色地完成了任務,而我們必須接好‘棒’,將光榮繼續傳承。”

■ 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記者 富東燕

■ 楊苗本

“外祖父母見證了航天事業的從無到有,父親母親為航天事業的發展壯大奉獻了畢生,希望我和愛人能夠在父輩創造的廣闊舞臺上成就一番事業。”11月28日,西安衛星測控中心航天器長期管理部工程師王司晨堅定地對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記者說。

一家三代六位航天人,一棒接著一棒,為了我國的航天事業奮斗著。在王司晨的成長經歷中,責任、擔當、出差、隨時待命等關鍵詞伴隨著她的日常生活,但為什么還會毅然選擇這份艱苦的職業?“作為航天人我很驕傲”,是這份傳承和堅守的最好答案。

“航一代”的創業史

酒泉,一個美麗的名字,卻是一個自然條件極其惡劣的地方,20世紀50年代,那里是一望無際的沙漠和荒涼沉寂的戈壁。而就是在這樣的條件下,第一代航天人用一顆顆赤誠愛國之心,把這片土地澆灌成了充滿希望的綠洲——如今的酒泉衛星發射中心已成為高密度航天發射的理想圣地。

王司晨的姥爺王恕是第一代航天人中的一員。15歲參加抗日,1958年被派往酒泉衛星發射中心參與籌建,從此與航天事業結下了不解情緣。

創業的艱辛可想而知。“當時酒泉的生活和工作條件非常艱苦、非常簡陋,但當我們把第一顆人造衛星送上太空,讓東方紅樂曲在宇宙中響起時,我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王恕生前曾說。

對于姥爺的工作狀況,王司晨記得媽媽曾這樣介紹,“學習能力強,肯吃苦,在業務上表現突出”。王恕在彼時急需航天人才的酒泉很快脫穎而出,成為管理層中的業務骨干。

1967年,王恕再次作為“拓荒者”,被選派到巍巍秦嶺參加衛星測控機構的籌建。作為主抓領導,他帶著隊伍修房子、造設備、搞培訓,完成了第一代航天測控網的方案設計、設備研制和臺站建設工作。在第一代航天人的共同努力下,西安衛星測控中心的前身逐漸走上了正軌。

1970年,我國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發射成功,成為世界上第五個能獨立自主研制并發射人造地球衛星的國家。航天史上如此里程碑事件的背后,王恕等第一代航天人功不可沒。

作為總指揮的王恕,在赴遂寧執行我國首顆衛星回收任務時。路上遭遇嚴重車禍導致昏迷,被搶救幾天蘇醒后的第一句話竟是:“任務怎么樣?”得知任務已完成,才松了一口氣。

王司晨的姥姥聶金霞也是西安衛星測控中心的一員,兩位航天人一起為國家航天事業的起步奉獻了一生。

如今,在王司晨家中,還保留著姥爺、姥姥當年的榮譽證章和獲獎證書,褪色的獎章盒子、泛黃的證書封面,記錄著那個年代屬于第一代航天人的輝煌。

“航二代”的奉獻史

王司晨的母親王燕虹是家里的老大,在父母經常顧不上家的情況下,她很早就肩負起了做飯、照顧弟弟妹妹的重任,練就了獨立、有擔當的品質。

20世紀70年代,單位選派優秀工農兵學員去進修培訓,工作突出的王燕虹被選派到了南京大學。對于選擇專業,王燕虹的觀點是“國家緊缺什么,就學什么”,于是,在國內計算機軟件水平極度落后的年代,她選擇了與軟件研發相關的專業。

畢業后,王燕虹又回到了條件艱苦的岢嵐縣——衛星發射中心的一個站點,20世紀80年代末才搬到西安。在航天系統軟件架構搭建與升級這一工作崗位上,王燕虹一干就是42年。

“我記得小時候,媽媽總是在晚飯后捧著一本厚厚的書,學習到很晚。”王司晨后來才知道,媽媽因為知識底子薄,為了克服工作中的難點,必須從頭學起,把相關基礎知識掌握牢固。

王司晨的爸爸王允坤從事的是航天儀器計量工作,需要到全國各地的測控站點開展設備測量,長期出差是常態。有時候,王司晨連續幾個月都見不到父親的身影。

有一年除夕,王允坤突然接到緊急任務,要立即前往喀什開展工作。當時,當地氣溫已低至零下20℃,大雪造成許多交通工具停運,王允坤一行幾人想盡辦法,換了幾種交通工具,最終按期抵達,圓滿完成了任務。

“小時候,爸爸總不在家,媽媽也很忙,有時候剛剛下了夜班,又被召回單位執行任務。”王司晨回憶,“沒人管我,我很小就能自己做飯了。”像媽媽一樣,她很早就學會了獨立和自強。

當然,爸爸媽媽的職業也給年幼的王司晨帶來過驕傲。那時候,我國的航天事業還處于初級發展階段,公眾對于火箭、衛星等基本沒什么概念。王司晨記得有一次發生地震,學校里的老師同學都說“你家人是搞測控工作的,能不能提前預測一下地震情況。”現在看來,雖然是風馬牛不相及的領域,但也就是從那時起,王司晨突然意識到,爸爸媽媽做的事情原來是那么“高大上”。而隨著自己對于航天知識的不斷了解,那種自豪感也就越來越強烈。

改革開放后,我國的航天事業得以快速發展,并取得了巨大成就。從1999年到2005年間,“神舟一號”“神舟二號”等六艘飛船的升天,創造了中國載人航天的一次次飛躍。航天事業蓬勃發展的背后,離不開像王司晨的父母這樣的第二代航天人的刻苦鉆研、不懈探索和全心付出。

王允坤在退休后仍然為祖國的航天事業發揮余熱。10余年專注航天科普,在全國多地科技館中都有他參與設計研發的航天模擬發射裝置。

“航三代”的奮斗史

在家里兩代航天人的熏陶下,王司晨從小心中就埋下了一顆航天的種子。

2004年,四川大學機械制造自動化專業畢業的她,正趕上我國航天事業快速發展的嶄新時代。在父母的支持下,她如愿選擇了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領域,來到西安衛星測控中心下屬的活動測控單位。

“我的工作需要到處出差,而且時間很長,經常是半年都回不了家。很多人煙稀少的荒漠戈壁我都去過。”王司晨說,“不管什么時間、什么地方,只要有任務就要立刻沖上去,這就是我們工作的性質。”對于那段艱苦的時光,王司晨風輕云淡地描述著。

2011年,王司晨調回西安衛星測控中心,成為一名“衛星管家”。

“我的工作是管理衛星,保證衛星在軌道上安全正常地運行,以確保地面用戶站的日常應用。”這樣的工作責任重大、擔子艱巨。王司晨介紹,衛星出現異常的情況時有發生,只要有情況就要立刻處理。“有時候要連續工作十幾個小時,有時候可能是幾個月高強度的工作狀態。”

特殊的工作性質,讓王司晨隨時處于待命狀態,“我們24小時不關機,半夜也要豎著耳朵。最怕聽到電話鈴聲,因為很可能是自己的衛星出現情況了。”

工作15年來,王司晨先后負責了30余顆衛星在軌長期管理工作,參與完成30多次發射測控任務,成功解決十余次衛星重大異常。“感覺每一顆衛星都像我的孩子一樣,但操心衛星的事可比操心自己孩子的事情要多得多。”王司晨笑言。

王司晨的丈夫也是“圈里人”,十幾年來一直在基層活動單位。倆人日常狀態是聚得太少,離得太多。“以前他總是長時間出差,一年能有七八個月不在家。”王司晨清楚地記得,孩子剛出生兩個月愛人就出差了,回來時孩子已經快一歲。“這兩年調回西安后,稍微好些,但加班、出差也是常態。”

一個是全身心地撲在工作崗位上,一個是事業、家庭兩肩挑,王司晨一家滿負荷的工作狀態,讓他們贏得了事業上的豐收,多項榮譽證書擺滿了家里的書柜。

“姥姥姥爺、爸爸媽媽,他們這些前輩對航天事業的堅守和熱愛,給了我們繼續前行的理由和動力。他們已經出色地完成了任務,而我們必須接好‘棒’,將光榮繼續傳承。”隨著自己工作時間越來越長、對航天領域了解得越來越深入,王司晨這樣的想法就越加強烈。這也是王司晨最引以為傲的事情,“在我國航天事業的驕人業績中,有我家的一份力量,我是航天人,我很驕傲。”王司晨希望,自己的兒子將來也能做個航天人。

記/者/手/記

青春·奉獻·激情

從20世紀50年代第一代航天人籌建酒泉衛星發射中心開始,到如今我國的航天事業已經躋身于世界先進行列,60年間,我國的航天事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相比于父輩,我們趕上了好時代。”王司晨對記者說,“如果媽媽經歷的那個年代叫航天的快速發展期,現在則是迅猛發展期。”正如王司晨所能感受到的,以前是幾十年發射一顆衛星,后來是一年發射幾顆,現在是一年發射幾十顆。

迅猛的發展也經常讓王司晨倍感壓力,“現在衛星不但發射密集,而且設計理念很新,所以我們必須用心學習、用心鉆研,不斷積累經驗,才能跟上時代的步伐,才能不愧于這個偉大的時代。”

王司晨希望自己這代航天人能夠成為推動航天事業的世界領跑者,她相信這個愿望一定可以實現!

一家三代六位航天人,用青春筑起了祖國的航天事業,用奉獻讓祖國的航天事業揚帆起航,用激情點燃了航天事業永不熄滅的火種。

  • 分享:
  • 編輯:劉麗君 ????2019-12-09

評論

0/150
大赢家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