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婦女網 > 首頁欄目 > 女主角

女性自媒體的傳播特征與發展困境

標簽:女主角 | 來源:中國婦女報 | 作者:中國傳媒大學媒介與女性研究中心副主任、副教授 王琴

媒體融合時代,女性自媒體以其傳播的便捷性、及時性和開放性為女性提供了多元化的發聲平臺,也面臨著突出的困境。網絡意見領袖的高度集中化使得普通女性的聲音仍被遮蔽,后真相時代女性自媒體易誤導公眾,引致對女性主義的誤識。本文作者分析認為,女性自媒體發展需要自我完善,更需要社會文化環境的助推,尤其需要良好的文化環境和輿論引導。

在媒體融合的傳播新格局中,媒介信息無處不在,傳播的邊界被不斷消弭。大眾傳播時代的單向性、封閉模式的傳播被打破,呈現出多點傳播、網狀傳播、互動傳播的傳播新模式。媒體融合催生了媒體傳播的新類型和新特征,傳播渠道泛化,傳播內容繁雜,媒體形態多元。媒體傳播正經歷從“專業化傳播主體”向“多元化傳播主體”轉變,自媒體在媒體融合中獲得了廣闊的發展空間。

媒體融合時代,女性如何發聲?女性自媒體給女性提供了多元化的發聲平臺和渠道。女性自媒體是由女性個體或女性群體獨立制作的,關注女性內容、為女性服務的自媒體類型。自媒體是普通公眾對信息的自主提供和分享,其突出特點是個性化和自主化,重視傳播的互動性。今天的社會中,上網設備主要集中在移動端。移動網絡的發達使得自媒體可以隨時隨地傳播,成為高度彰顯個性的隨身媒體。

女性自媒體的傳播特征

女性自媒體種類繁多,自媒體的內容和形態也豐富多元。根據傳播主體的性質,可以分為草根女性自媒體、專業女性自媒體、女性組織賬號、女性個人賬號等。根據媒體內容,可以分為情感類、時尚類、育兒類、時評類、健康類等。根據媒體平臺,可以分為女性微信公眾號、女性微博號、女性頭條號、女性抖音號、女性快手號等。自媒體傳播的便捷性、及時性和開放性催生了女性自媒體的傳播新特征。

第一,強調個人風格的媒體表達。如果說媒體是為公眾提供信息和觀點,自媒體就是為公眾提供“某人”的信息和觀點。自媒體吸引用戶訂閱和點擊的重要特點,正是因為鮮明的個人風格,讓人感到自媒體背后是一個真實的人。自媒體傳遞的信息常常是有情緒的,帶有強烈個性立場的觀點,自媒體的媒體表達很容易讓用戶和傳播主體建立一種緊密的情感聯結。當前各類成熟的女性自媒體都很注意彰顯個人化風格。比如,“李子柒”的短視頻聚焦她個人的古風美食制作,展現了詩意的田園生活;“papi醬”的短視頻主要是以自己為主角,制作了個性鮮明的角色扮演短劇;“靈魂有香氣的女子”以情感導師的身份聚焦女性情感;“黎貝卡的異想世界”提供了個人特色的女性時尚建議。這些自媒體都突出彰顯了女性主創者的個人風格,塑造了具有鮮明辨識度的個人形象,在眾多同類型的自媒體中脫穎而出,具有突出的傳播競爭力。

第二,用戶思維主導的粉絲互動。自媒體傳播強調從受眾思維轉變到用戶思維。媒體內容制作不僅是完成一個作品,要基于用戶需求來做一個產品。媒體產品需要制作傳播,還需要后期的運營和服務。用戶思維主導下的自媒體傳播首先要優化內容、優化渠道,滿足用戶需求。其次要重視互動,通過和用戶互動來加強用戶黏性,吸引用戶參與,實現圍繞傳播內容的社交。

很多女性自媒體都很注重和粉絲互動,通過回復評論與用戶互動,組織線上線下粉絲社群等,構建了網絡空間中的“想象的共同體”。李子柒在抖音上有2000多萬粉絲,在Youtube上有500多萬粉絲,影響力廣泛。她常給粉絲留言,也通過直播和線下見面會和粉絲互動。“靈魂有香氣的女子”組織了官方社群“香蜜會”,以閨蜜的身份和粉絲開展互動活動。“黎貝卡的異想世界”的粉絲自稱“貝殼”,在和黎貝卡的密切互動中,熱情追捧黎貝卡“種草”的各種時尚好物。正是由于自媒體強調互動傳播,通過不斷交流,培養用戶黏性,建立一種朋友般的情感聯系。在個人化的互動傳播模式中,自媒體的信息傳遞就變成了具有情感溫度的朋友間信息分享,更容易喚起用戶共鳴。

女性自媒體的發展困境

女性自媒體的蓬勃發展促進了女性的自由表達,有利于在網絡公共空間凸顯女性的意見和聲音,形成更豐富的女性話語。女性自媒體有鮮明的傳播特征,吸引了廣泛的受眾關注,前景廣闊。但是在女性自媒體的發展中,也面臨著一些突出的發展困境。

第一,高度集中化的網絡意見領袖。傳播模式的變革并不會帶來女性主體性和話語權的直接提升,自媒體的傳播場域中雖然人人都能發聲,但是“沉默的螺旋”現象也使得很多人依然保持沉默。海量普通女性雖然也有發言機會,但是她們聲音在網絡的眾聲喧嘩中,力量微弱,難以被更多人聽見。自媒體傳播的輿論場域中,依然是少數女性精英作為意見領袖占據了話語權。只不過以前的意見領袖主要是社會精英,現在的意見領袖主要是“網絡紅人”。在微信微博上,在抖音和快手上,每天有無數的女性自媒體在發布信息,但是公眾真正關注的大多是具有一定名氣的頭部網紅。這是一個流量為王的時代,在商業和資本力量的助推下,各種網絡“大V”和頭部網絡紅人聚焦了最多的社會關注,也會使得網絡資源越來越多向這些頭部網紅傾斜。而其他草根自媒體很難在這樣的傳播格局中嶄露頭角。

第二,女性主義的誤識和男權共謀。網絡輿論場中,性別議題很容易聚焦媒體的關注,這使得談女性問題似乎成為一種“時尚”。女性自媒體是重要的女性發聲平臺,很多女性自媒體都會盡量彰顯“女性”特色,關注性別平等。例如公眾號“蘿嚴肅”強調“為女性發聲”,PAPI醬一直關注女性話題,倡導“請對女性多一些尊重”,“靈魂有香氣的女子”也自稱是“女性的閨蜜和心靈樹洞”。

但是媒體輿論的喧囂中,很多對女性的偏見和歧視也會在自媒體傳播中被不斷放大。后真相時代,情緒傳播成為網絡狂歡的主旋律,公眾往往缺乏理性的判斷,更容易成為人云亦云的附庸。很多女性自媒體雖然具有突出的主體性,但是對于女性主義和男女平等的理解并不充分。在性別議題的傳播中,有時難以形成具有明確性別意識的判斷和立場,甚至被一些輿論帶偏,認同和強化一些歧視女性的觀念,造成對女性主義的“誤識”。還有一些女性自媒體故意以女性話題為賣點進行商業盈利,制造女性的價值焦慮,成為男權文化的“共謀”。例如,“Ayawawa”的情感理論就是通過不斷物化女性,鼓吹女人把婚姻當作交易,蠱惑了眾多女性粉絲。

媒體融合時代,自媒體場域的女性聲音不斷被傳播,但女性力量的彰顯和女性輿論的發展仍然不足。女性自媒體的發展需要自我完善,更需要社會文化環境的助推和配合,尤其需要良好的文化環境和輿論引導。媒體技術迭代,網絡輿論復雜化的環境下,需要用主流價值觀來引領自媒體的發展方向,為未來女性自媒體開拓更加豐富的可能性。


  • 分享:
  • 編輯:明小玉 ????2019-12-11

評論

0/150
大赢家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