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婦女網 > 首頁欄目 > 女主角

解構秩序:朱莉·梅赫雷圖的繪畫

標簽:女主角 | 來源: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 | 作者:

《墨景(深邃的光)》

主持人:李黎陽(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研究員)

朱莉·梅赫雷圖(Julie Mehretu)通常被視為“新抽象畫家”,但她的繪畫卻與人們經驗中的抽象畫不同。我們知道,抽象繪畫的典型特征就是無主題、非敘事,追求形式語言的純粹性,而梅赫雷圖的抽象畫卻反其道而行,她不但以圖表的形式將具體物象加入畫面,而且將后工業時代喧囂的氛圍,以一種充滿了速度感的“筆法”呈現出來,漂浮、放射、炫動和運轉的色塊和線條刺破背景中精確的建筑與街景,從而在二維平面上建構起了復雜的多維空間。

梅赫雷圖的繪畫根植于她對身處世界的感受。她1970年出生在埃塞俄比亞的一個知識分子家庭,在她7歲時全家移居美國。梅赫雷圖1997年獲得羅德島設計學院藝術碩士學位。紛繁復雜、令人焦慮不安的都市空間給了她無盡的靈感,多元混雜的文化背景又使她獲得了一種宏觀的視域。她的作品幾乎涉及抽象藝術的全部歷史,馬列維奇的至上主義、蒙德里安的“新造型主義”的影響清晰可見,康定斯基的抒情韻律,未來主義的運動感,超現實主義和抽象表現主義的精神自動主義也成為構成其畫面的重要元素。在她的新抽象畫中,理性經營與激情揮灑重疊交織在一起,在歷史與現實之間建立起帶有個人傳記性質的新的敘事關系。

梅赫雷圖繪畫的主題來源是城市及其建筑,尤其是21世紀密集、加速和壓縮的城市環境。她的創作手段及所用媒介也不同于以往的抽象繪畫,她先是在背景上描繪出不同視角下的建筑平面圖、建筑效果圖以及城市鳥瞰圖等,多角度呈現立柱和門廊等建筑的等軸測圖和橫截面。在創作巨幅作品時,她干脆聘請熟練的繪圖員繪制背景,并且這些線描背景往往成為構成其作品的大部分內容。然后,她在這種具有精準透視關系的圖表之上,制作出像是由內力驅動的爆炸性的線條和色塊,這些抽象符號從畫面中央充滿活力的核心發散開來,形成一股龍卷風般的視覺沖擊力。技術并不是她所關注的主要問題,她也不怕陷入傳統的“窠臼”,她以“拿來主義”的態度將傳統形式與當代觀念糅合在一起,具象與抽象在畫面中相互碰撞,呈現出解構和碎片化的特征。

梅赫雷圖的作品傳達了時間、空間與場所的分隔和凝縮,她畫中所有的建筑背景都以對所選擇城市的深入了解為基礎,她會認真研究當地的地圖及歷史圖片,發掘那個公共空間曾發生過的抗議、占領和殺戮等沖突事件,她曾說過:“世上沒有純粹‘景觀’這回事,真實的景觀會因所發生過的事而變得政治化。”因此我們就可以理解,為什么她可以“肆無忌憚”地請他人來為自己的作品繪制背景,因為這些背景不僅僅是畫面的背景,更是一個城市的社會歷史背景。這是由她發現和呈現給觀眾的帶有觀念性的獨特景觀。而在這種景觀之上的線條與色彩的“狂舞”,則表達了她對于動蕩的政治氛圍和密集的社交網絡的一種抽象化的感受。這種抽象的社會政治敘事方式,挑戰了以往對于抽象繪畫的狹窄的文化解讀,增強了其作品的廣度與深度。

在近期創作中,梅赫雷圖開始更多關注現實,她以世界各地的時事新聞圖片為出發點,用photoshop軟件對這些照片進行抽象化和數字化處理,運用絲網印刷技術將所得到的像素化的圖像打印在巨大的畫布上,她置身于自動升降腳手架上,在這種模糊隱晦的背景上添加手勢繪畫的筆觸。她還與作曲家合作,彼此激發,探索音樂和繪畫間的關系,雙方“即興發揮”的基礎來自于爵士樂與抽象繪畫所共有的流動性和自由度。

梅赫雷圖的“新抽象繪畫”,尤其是她的那些宏幅巨制,也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觀眾的觀展習慣。因為只有在遠處觀看才能看清作品的整體面目,但只看到整體顯然無法領略經過數周和數月的半透明薄層堆積的細節,因此又必須近觀,細細體味個中妙處。畫面中有時多達四五層的層層疊加,構建起一個網絡化的超現實世界,這也是現實世界中人與環境、人與體制、人與人之間“剪不斷理還亂”的分裂與共生關系的寫照。


  • 分享:
  • 編輯:明小玉 ????2019-12-17

評論

0/150
大赢家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