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婦女網 > 首頁欄目 > 家庭

5萬封家書喚醒400年家國記憶 ——本報記者探訪中國人民大學家書博物館

標簽:家庭 | 來源:中國婦女報 | 作者:記者 張園園

▲家書博物館一角。 張園園/攝

▲ 韓雅蘭的家書。

▲ 志愿軍女戰士朱錦翔寫給初戀男友的信。

家書博物館供圖 

家書,看似尋常,卻在凡人小事、家常話語中承載著綿綿思念與脈脈溫情。

中國人民大學博物館內,一場“初心·家書”主題教育展已持續月余,一封封紅色家書承載著一個個有關初心與使命的故事,集中展現了領袖人物、中共早期革命家、革命烈士、新中國奮斗者等在民族解放、國家建設中對理想信念的追求和愛國為民的情懷。

博物館三層,正是我國首家家書博物館——中國人民大學家書博物館的所在。這里珍藏的5萬余封家書,記錄了許多普通人的生活點滴。近日,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記者走進這里,探尋那些塵封的情感和民族記憶。

泛黃的信箋,用毛筆、鋼筆、圓珠筆、鉛筆等寫就的手稿,有的字體靈動飄逸,有的娟秀端正,有的剛勁有力,有的笨拙潦草……走進中國人民大學家書博物館的常設展覽“尺翰之美——中國傳統家書展”,就走進了一段段書信的流金歲月。

“絢爛多姿的古代家書文化”“明清家書”“民國家書”“五十年代家書”“六七十年代家書”“改革開放以來家書”“兩岸家書”“海外飛鴻”“留住家書”九個單元,1000封家書手稿、500多幅老照片、日記、手札、票據,勾勒出中國傳統家書文化發展演變的歷史,也串聯起明末清初至21世紀三四百年來,一個個普通中國家庭的溫情記憶。

打撈塵封的記憶

張丁,家書博物館副館長,也是搶救民間家書項目的發起人。這里展出的家書,均是他精心選出,其中不乏康有為、蔡鍔等名人家書,以及陶鑄、鄧子恢、帥孟奇等老一輩革命家和一些文化藝術名人的手稿,但更多的,還是民間家書。

這些家書,最早寫于明末清初,最晚寫于2017年。有寫在一整張宣紙上、達8平方尺的家書,也有寫在小小明信片上的家書。

張丁指著一封用毛筆小楷寫在白色絲綢上的家書說:“這是符梅軒從上海寫給哥哥符鎮寶(我國著名戲劇家阿甲)的家書,有3500字。在信中,妹妹向在延安的哥哥講述了“八一三”事變后百姓逃難的景象,淪陷期間,上海難民遍地、物價高漲的現實以及家中生活的艱難。這是符梅軒之子從海外寄回祖國的。”

“這些是黃埔女兵譚珊英寫給兒子的信件。”張丁介紹,譚珊英1927年考入武漢中央軍事政治學校(黃埔軍校武漢分校第六期),曾隨女生隊參加過西征戰斗,之后從事黨的地下工作。新中國成立后,她在教育崗位上默默奉獻了余生。數十年來,譚珊英堅持與孩子用書信交流,留下了近千封家書。“這些家書不僅構成了一段個人成長史、家庭生活史,還從一個平民家庭的視角,記錄了新中國成立以來,國家政策、城鄉生活的變化……”

這些展品,只是家書博物館館藏的一小部分——從2005年發起搶救民間家書項目至今,張丁已收藏了5萬余封家書。

2004年的一個冬日,張丁在廣播中聽到一則新聞,美國歷史學者安德魯·卡洛爾歷時3年征集到約5萬封美國軍人的戰爭家書,并選編成《美軍戰爭家書》一書,數月蟬聯《紐約時報》暢銷書榜首。

“除了名人書信,民間家書也是生動鮮活的史料,更是情感的傳承,為什么我們不收集中國人的家書呢?”歷史系畢業、曾在某史學刊物當過編輯的張丁敏銳地意識到了民間家書的價值。

在費孝通、季羨林等46位文化大家的聯袂倡議下,2005年4月10日,張丁與國家博物館等機構聯合發起了搶救民間家書項目。

5萬余封家書中,多為海內外人士無償捐贈,購買的極少。就連“鎮館之寶”陳獨秀、梁啟超致胡適等人的數十通信札,也是中國人民大學校友購買后捐贈的。

家書私密,有些更是整個家族珍藏多年的紀念品,一旦拿出捐贈,要費一番思量。

2006年,北京的陳素秋老人用電動車馱來幾冊珍藏了半個世紀的家書。這些按年代裝訂得整整齊齊的書信,是她和丈夫張煥光的情書,時間跨度從1942年至1969年,是兩位老人最寶貴的青春記憶。

之后,張丁多次去老人家中拜訪,最終獲得了他們的信任,將61冊1700余封家書全部帶回。其中部分家書如今被作為博物館展品展出。

就這樣,在張丁不斷地奔走拜訪中,一封封家書承載著沉甸甸的托付與信任,源源不斷地從海內外匯集到他手中。

小家書,大歷史

“家書是不會說謊的文獻。”張丁說。

小小家書,記錄了個體和家庭的命運浮沉,也記錄了一個時代的諸多細節。許多重大歷史事件,被親歷者寫入了家書,成為研究當時經濟、社會、軍事的補充史料。

清末晉商韓榮章在京經商,在家書中,他提到了義和團運動爆發的直接原因、反洋教斗爭的進展等;時任第二野戰軍第18軍政治部秘書的袁志超,在給弟弟的一封長達6000字的家書中,生動講述了所在部隊與國民黨安徽省政府主席張儀(義)純和他的殘部在馬金嶺一帶交戰的細節。這封對研究渡江戰役和解放戰爭具有重要價值的家書,后來入藏國家博物館;解放軍女戰士關群的家書中,描述了新疆和平解放后處處欣欣向榮的新氣象……

“家書一閱萬金輕”。張丁說,家書具有真實、真情、私密、唯一等特點,品讀每一封家書,就是通過帶著寫信人體溫的文字,走進書寫者的內心世界。

“最近有友人從西安來此,聽說父親和母親對兒之走很覺傷心,祖母恐怕更難過。兒聽了也萬分凄慘……然而兒不愿作個時代的落伍者,不愿落人后……兒已認清自己應走的正大的光明的道路……兒要為改造不合理的社會而奮斗,為后來女子求幸福,也要和男人一樣為國家民族求解放,作一點有意義的事業……”

這封家書是共產黨人韓雅蘭1937年4月所寫。韓雅蘭畢業于復旦大學,家境優越。1936年底,她背著父母,赴延安參加中國人民抗日軍事政治大學第二期學習。在家書中,她向父母講述了自己去延安的緣由,并介紹了延安抗大的情況,其中反映的婦女覺醒和追求進步的心路歷程,讓人慨嘆。

重獲新生的希望

從發起搶救民間家書項目到2009年帶著4萬封家書落戶中國人民大學,再到2016年家書博物館成立,近15年,張丁改變了5萬余封家書的命運,同樣,這些家書也改變了他的人生走向。

民間家書浩如煙海,搶救保護費時耗力,為此,張丁辭去了中央電視臺編導的工作,卻也因此找到了“愿意為之奮斗一生的事業”。

“搶救民間家書前,我關注的內容散且雜,現在我的目標更加專一,而且整日沉浸在書信的世界里,心也隨之變得平靜。”研究民間家書,讓張丁更加意識到“每個人都是歷史的創造者、見證者”。

而在搶救更多民間家書的同時,他也致力于挖掘傳承弘揚家書文化。

張丁認為,家書具有歷史價值、倫理價值、教育價值、藝術價值。“漢字書寫、家書的體例和格式、遣詞用句,都蘊含著禮儀規范,體現著中華傳統文化。比如在家書中稱呼父母,一般尊稱‘大人’,要么字體很大,要么前進兩格,而寫自己時,不是字體很小,就是退一格……”同時他也深感遺憾,“這些規范現在已很少有人會注意了”。

家書傳遞親情,也承載著樸素而美好的家庭美德,與家風、家訓相近相通、交叉融合。張丁很重視家書在家庭教育中的作用,認為“家書是化解家庭矛盾、破解家庭教育難題的一把鑰匙”。

“自古以來,家書被廣泛應用于家庭教育中,像諸葛亮誡子書、鄭玄誡子書、鄭板橋家書、曾國藩家書、梁啟超家書、傅雷家書等,都是家庭教育的典范。”

民間家書中,也頗多體現家風家訓。湖南的余彬老人為了勉勵大學畢業的外孫女樹立高遠志向,特意摘錄了諸葛亮告誡其外甥家書的內容,用毛筆寫在了一把折扇上。他還附信給外孫女,對這段古文進行了詳細講解……

盡管傳統家書正從生活中淡化,但張丁認為,家書變換的只是形式,卻不會消亡。

他倡導寫家書,希望人們能從那份莊重的儀式感中找回“從前的日色變得慢,車,馬,郵件都慢”的感覺,去體會家書的魅力。

近幾年,《見字如面》《中國情書》《信·中國》等幾檔讀信節目的熱播,在社會上掀起了一股“家書熱”。不少節目中,家書博物館是支持、顧問單位。去年年底,中國關工委和家書博物館等單位發起的“一封家書”活動,鼓勵父母子女通過寫家書交流,在各地得到熱烈響應,社會反響也很好,這讓張丁非常驚喜。還有,誦讀紅色家書成為潮流,社會上發起的家書征集、傳播活動越來越多……

這讓他隱約看到家書重獲新生的希望。

如今,家書博物館開始征集電子郵件等電子家書,已收藏了千余封。不遠的將來,張丁的另一個“美好的愿望”也將實現:明年起,博物館里的家書藏品將全部開始數字化,建立數據庫。

然而不得不承認,“家書抵萬金”的時代正漸行漸遠。“我們的家書捐贈者中有20多位已經去世,還有更多的家書或許正隨著老人的故去被遺失或丟棄。”

“搶救保護民間家書,就是和時間賽跑。”張丁的緊迫感日益強烈。


  • 分享:
  • 編輯:韓佳寧 ????2019-12-17

評論

0/150
大赢家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