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婦女網 > 首頁欄目 > 環球女界

處理職場、校園性騷擾

將“以受害者為中心”體現在每個細節

標簽:環球女界 | 來源: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 | 作者:于懷清

0df431adcbef7609c1b4c4c5b62d49c97dd99e27.jpg

在莫桑比克南部,來自一個社區的三代人表演了一支舞蹈,以開啟紀念消除對婦女暴力行為國際日和消除性別暴力16日行動。

圖片來源:聯合國婦女署/Leovigildo Nhampule

以受害者為中心的核心要素

● 你報告了你很勇敢

● 告知隱私和保密規則

● 不加判斷地問和聽

● 讓受害者了解調查進展

● 確保受害者安全

● 確保溝通和調查的及時性

● 確保受害者和被指控者得到平等待遇

● 為受害者調整工作場所或學習安排等

● 受害者有權改變主意,包括撤銷報告

■ 于懷清

“這不可能發生”

“這沒有啥大不了的”

“怎么不騷擾別人”

置之不理、表示懷疑、淡化、污名化受害者……

這些反應,在處理性騷擾投訴中并不罕見。這限制了受害者投訴,也降低了性騷擾防范效果,助長了性騷擾屢禁不絕。

那么,處理性騷擾投訴的正確姿勢應該是怎樣的?

在制定規則和設定機制時,需要秉承的一個重要原則就是以受害者為中心。程序如何貫徹這一點對受害者使用組織(雇主和學校)制度體系的信心和意愿有很大影響。以受害者為中心的方法也將有助于營造一種普遍的工作氛圍——在這種氛圍中,它可以真正地重視和幫助那些舉報不當行為或違禁行為的人。在以受害者為中心的方法中,受害者的意愿、安全和福祉應占據優先地位,并決定以他們的名義采取的任何行動。

以受害者為中心的工作原則

如何做到以受害者為中心?這需要在方方面面的細節中體現。聯合國婦女署推薦了以下方法。

首先,傾聽

傾聽受害者講述,給受害者空間和時間來講述他們的故事,即使受害者說話混亂,也不要打斷。接到報告和審問不一樣,與受害者交談的同事、經理、主管或領導不應將其角色與審問者或調查員的角色混淆。他們的職責不是確定事實,所以他們不應該進行刑事式的審查,在開始時就測試講述的可信度,即使傾聽者是律師或有法律背景也不能這樣做。

其次,跟隨受害者的步伐

如果他們不想提供很多細節,就不要鼓動他們提供。

第三,讓傾聽者了解更多

你對性騷擾了解得越多,就越有可能在所報告的事件和反應中找出共同因素,這能極大地幫助受害者了解他們并不孤單。

注意斟酌所有相互交談,特別是初次接觸時使用的語言。受害者是否會再來,或是否多次來,取決于第一次交談時的感覺。另外,“投訴人”這個標簽可能是消極的判斷,“報告人”是不錯的選擇。

第四,調查

制定一個涵蓋整個調查過程的訪談技巧和溝通方案,并咨詢受害者(或其支持者)以制定該方案。

優先考慮受害者的安全、隱私和福祉。問問他們需要什么,他們害怕什么,并確保所有人都了解的支持原則和支持服務。

千萬不要因為受到了騷擾而責怪受害者,同時,表達同理心或接受并不一定意味著受害者所說的一切是完全正確的。我們持有的正確觀念應該是,報告人是一個人,有權享有權利、公平處理和支持,他們的權利應該得到承認、尊重和實現。

性騷擾會帶來痛苦,會使人暫時退出工作或學習,有時還會迫使受害者離開工作或大學。雇主和學校在學習安排、工作場所調整、績效評估或其他評估中提供便利。

以受害者為中心的核心要素

以受害者為中心的原則在具體應用時,要包含以下幾個核心要素。

1.讓受害者收回控制權

性騷擾往往是受害者缺乏控制的過程和結果。在遭受性騷擾時,受害者往往在當時或以后感到無法作出反應。其原因有很多,包括處理其報告的過程可能令人不安或緩慢;認為這不會帶來希望的結果;可能會產生不利后果或自己繼續缺乏控制等。

受害者有權報告,也有權不報告。他們的任何決定都應該是在沒有壓力情況下做出的。他們有權改變主意,包括撤銷報告。允許受害者決定是否、何時和向誰報告。

不要讓受害者在選擇正式投訴還是非正式投訴上有壓力,確保機構在處理正式或非正式投訴時提供同樣的保護,并取消作出投訴的時間限制。

2.最好在分享細節之前,盡快澄清隱私和保密問題

阻礙投訴的一個因素是,害怕“受害者”的經歷被整個工作場所或教育機構的人知曉。他們有權知道他們的投訴記錄是如何被處理的。

所以,最好在細節披露之前,盡快讓報告者了解傾聽者的報告責任;向所有人提供并展示有關保密政策和做法的信息,不讓報告者有壓力;確保報告者知道組織所采取的任何步驟,包括調查沒有進展等。

例如:可以告訴受害者,處于我的職位,我不必向任何人報告你告訴我的事情;或者我必須立即或在特定時間內報告;或者哪些人將知道你告訴我的事情,他們有義務或沒有義務進一步(與……)分享等。

3.問一問,聽一聽,不加判斷,表示同情

性騷擾發生后,受害者常常感到孤立并自責。作為接待者,應該引導報告者丟掉這些負面情緒。

零容忍政策要求認真對待所有指控。確保所有員工,包括主管、經理和領導,都接受過培訓,以便對披露或見證的事件/行為做出支持性的回應。例如,可以做如下表示:

——很抱歉聽到這個,謝謝你和我分享;

——很多人從來沒有告訴過任何人這種騷擾,你報告了這件事你很勇敢;

——你需要什么;

——我們能提供什么幫助;

——我能做什么?我可能做不到你想要的一切,但讓我們討論一下有什么選擇;

——這些是你現在可以采取行動的選項(向受害者分享有關報告、支持程序的易于瀏覽和理解的信息);

——如果你決定做一個正式的報告,這是將會發生的事情……

——如果現在很難理解,你可以改天再來;

——如果你喜歡和別人談,這些人可以選擇;

——我聽了你的談話,我明白你可能需要時間考慮該做什么或我能做什么,請下次再來找我。

4.及時通知受害者

受害者有權隨時了解事態發展(或沒有進展)的狀況。

如果傾聽者要分享信息,或告知被指控的人被指控,受害者應提前得到通知。

如果進行調查,應隨時向受害者通報最新的事態發展、證人證詞和結果,并在不遲于通知被指控人的情況下,受害者有權看到所有的、全面的調查報告。

缺乏這些,受害者會繼續感到缺乏控制,并感到被排除在對其產生影響的程序之外。

5.確保受害者福祉和安全

性騷擾會對受害者產生下列嚴重后果——苦惱、困惑、自責、對他人不信任、焦慮、睡眠差、暫時離開工作或學習。如果受害者的性騷擾經歷是創傷性的、不被尊重或未得到解決,如果他們在調查期間看到騷擾者成功或得到晉升,甚至享有全額工資的休假,他們可能會離開工作或大學。

在任何支持方案中,都應預見并認識到這種危害。應該邀請一些樂于此方面工作的受害者來幫助識別需求并制定特別措施,以防止進一步的傷害、創傷或焦慮。

6.確保調查和溝通的及時性

明確行動、溝通和調查的時間表,這有助于受害者提出報告,確保其了解完整過程。所確定的時間應足夠短,以降低受害者等待的痛苦,并足夠長,以確保能夠采取行動。雇主或學校應有內部對話機制,以確定這些時間表。

7.確保平等待遇

受害者和被指控者應得到平等待遇,包括獲得支持、帶薪休假(如果有的話)、信息、報告、上訴權、行政調整。受害者權利的明確和宣傳有助于受害者權利的實現。

8.予以行政調整

確保能夠進行行政調整,并提供有關行政調整的信息:例如,請假(帶薪),不必與被指控者在同一辦公室、同一工廠或現場或類似地方。在教育環境中,需要有學習或住宿安排的調整菜單,讓受害者可以選擇。

9.對報告不作假設

傾聽者應該是一個訓練有素、深思熟慮的人,如果有人想和他討論他們的性騷擾經歷,他不必做任何假設,而只是簡單表達一種對可能發生的事情的開放態度。與受害者的談話表明了對事件或行為現狀的支持,并不是表明對所聽到的給予了明確結論。

  • 分享:
  • 編輯:張浩然 ????2019-12-19

評論

0/150
大赢家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