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婦女網 > 首頁欄目 > 家風

菊花枕

標簽:家風 | 來源:中國婦女報 | 作者:劉希

她將愛全部縫進了枕頭里,每晚,我聞著菊花獨有的香味兒,感受到母親的疼愛與祝福,每一個夢,都十分香甜而美好。

■劉希

若不是母親給我送來菊花枕,整天忙碌的我還真不知道,已是野菊花怒放的季節。

小時候,接觸最多的就是野菊花。秋天一到,鄉間的田埂邊、小路上,到處都是野菊花的身影。小小的、金黃的,像太陽一樣的花朵,沒有牡丹的華貴,也沒有玫瑰的濃香,更沒有郁金香的艷麗,但它用小小的身子,把鄉村裝點得分外美麗。

母親喜歡摘些野菊花,洗凈曬干后,做成菊花枕。用花棉布做布套,用菊花做枕芯,給外婆做菊花枕。睡過菊花枕后的外婆,眼耳清明,神清氣爽,八十歲了依然口齒清晰,她總說這是菊花枕的功勞。每每聽到這樣的夸耀,母親就在旁邊得意地微笑著。

做菊花枕剩下的菊花,母親會用玻璃瓶裝好,等春節來時,分發給城里的親戚。這菊花,在鄉里雖然漫山遍野,隨處可見,但在城里卻難得一見,是不可多得的寶貝,用野菊花泡茶,不僅生津解渴,更能清熱下火。

長大后,我搬到了城里,喜歡在院子里栽上各種菊花。大麗菊、非洲菊、小葉菊,有紅色的、黃色的、紫色的,都是從網上淘來的品種,五顏六色、形態各異,雖然不是什么名貴的品種,但它們卻能把整個小院打扮得姹紫嫣紅,儼然一個小花園。我喜歡在秋日的午后,和家人搬把小凳,泡杯菊花茶,坐在菊花叢中,沐秋陽、吹秋風、賞秋菊,人生的最美享受,莫過于此了。

后來,外婆去世了,母親采野菊花做菊花枕的習慣依舊沒有變。不過,菊花枕都歸了我。母親說,菊花枕對眼睛好,會對長期接觸電腦的我有好處。果不其然,這么多年,整天對著電腦的我,視力從未下降過。

我一直覺得菊花不過是普通的花,不需要贊美,直到翻看經典古詩,看到愛國詩人屈原的詩:“朝飲木蘭之墮露兮,夕餐狄菊之落英”,又看到晉代詩人陶淵明的詩:“芳菊開林耀,青松冠巖列;懷以貞秀枝,卓為霜下杰。”才知道菊花雖是普通之花,但它不畏風寒、傲霜開放,值得我們所有人贊頌。

今年,母親又給我做了個菊花枕。她將愛全部縫進了枕頭里,每晚,我聞著菊花獨有的香味兒,感受到母親的疼愛與祝福,每一個夢,都十分香甜而美好。


  • 分享:
  • 編輯:劉麗君 ????2019-12-23

評論

0/150
大赢家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