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婦女網 > 首頁欄目 > 閱女郎

在行動中思考,以思考促行動

——法國當代學術名著《兩性》讀與思

標簽:閱女郎 | 來源:中國婦女報 | 作者:安莊好

法國著名學者安托瓦內特·福克的女性學論集《兩性》甫一出版即引起廣泛關注。與波伏娃那種試圖磨平男性與女性之間差異的普遍主義不同,福克強調人類是由兩性構成的,不同性別都有獨特的價值和稟賦,在《兩性》中她自始至終都在昭示這種思想。從《第二性》到《兩性》,法國女性主義實現了新的跨越。

2019年,法國著名學者安托瓦內特·福克的女性學論集《兩性》,推出了中文版(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出版),該書甫一出版即引起廣泛關注。我們好奇福克是如何把“兩性”當作一個哲學話題去思考的?福克的女性學思想是如何產生的?她會給我們帶來怎樣的思想沖擊?我們尤其想知道這部法國當代女性主義著作與波伏娃的經典著作《第二性》有什么關系?

以行動女性的方式思考,以思考女性的方式行動

福克1936年10月出生于法國馬賽,父親是人民陣線的活躍分子,母親“目不識丁卻很有才華”,27歲時福克懷孕生下一個女兒。1960年代初,福克來到巴黎師從羅蘭·巴特,20世紀60年代末曾跟隨拉康從事精神分析,幾乎同一時期投身婦女解放運動。身為知識女性的福克從自身的生命經歷中看到了女性的天賦和困境,從倫理和哲學、歷史和潛意識、精神分析和政治等各個層面進行了深入的思考,并在行動中致力于改變女性的生存狀況。當發現女性聚在一起常會談論她們所受到的家暴時,福克意識到這不僅僅是一個私人問題,它更應該成為一個公共議題,成為一個被直面的話題。所以福克開始致力于兩性的研究,積極為女性發聲,推動破除男性中心主義。

1989年3月8日,法國婦女大會召開時,福克發表了《我們的運動是不可逆的》一文,“希望庸常習見的野蠻行徑會終結。在泰國,為了反對買賣和誘騙幼女賣淫,當地一些女性創立了基金會去收容教育受害的幼女。在中國,成立了婦聯去推動人權的完善。在法國,女性在創造機會,在走上領導崗位……這是一場不可逆的運動。”福克認為,“今天我們女性的行動應該更豐富,我們應該團結起來,欣賞自己而不是將一部分的自我摒棄,或者變成一盤散沙。”福克是一個思想者,她以行動女性的方式思考;福克也是一個行動者,她以思考女性的方式行動。她奔走于世界各地用她的思考與行動拯救了很多女性。

作為一個精神分析學家,福克在五年里深入地研究了精神分析學的經典著作,發現女性始終處在邊緣和從屬地位,比如弗洛伊德就把女性視為一個“黑色大陸”,主張只有唯一的一種力比多,就是男性力比多。福克更新了這些思想,她認為有兩種力比多存在,女性的力比多不同于男性的力比多,女性有自己獨特的能力。在《精神分析是否帶給女性答案》一文中,福克呼吁,“是時候結束對‘黑色大陸’的幻想。一種女性倫理學應該和曾經賦予一些像蘭波、里爾克等詩人-思想家靈感的倫理學不謀而合。”

福克還有一個宏大的目標——希望通過改變社會對于女性的看法,推動女性真正參與到歷史中。她希望社會能夠發掘出女性在各地遭到不人道待遇的原因,找到“厭女癥”的根源所在。1991年,福克在《厭女癥的瘟疫》一文中指出:“我們要對付兩種類型的厭女癥。一種是持傳宗接代觀點的人,他們繼續利用女性的妊娠期,用生育、生養會說話的新生命來奴役她們……另一種則是平等的普遍主義者,他們近乎偏執地否認最基本的現實原則——人生而有兩性,借此將人類簡化為虛假的混合中性體……”福克希望男性和女性都能明白,世界由兩性組成,不同性別都有獨特的價值和稟賦,在《兩性》中她自始至終都在昭示這種思想。

從《第二性》到《兩性》,法國女性主義實現了新的跨越

1949年,法國學者波伏娃的女性主義經典著作《第二性》出版,在世界范圍內產生了巨大影響。然而20年后,波伏娃曾灰心地表示,女性爭取自身權益的運動,并未像她設想的那樣取得根本進展。又過了近30年之后的1995年,法國當代女性主義學者福克代表作《兩性》出版。波伏娃有句名言:“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造就的。”福克則在《兩性》中指出:“人生而有兩性。”與波伏娃那種試圖磨平男性與女性之間差異的普遍主義不同,福克強調必須首先承認這一基本事實,即人類是由兩性構成的。她在《兩性》第一版序中即提出“假如歷史不希望背離它的理想,就應當正視兩性差異的事實,把兩性共存的事實作為繼自由、平等、博愛之后的第四大原則。”福克強調女性的價值,她認為只有認可女性的價值,人類才能夠真正進步。

《兩性》中最重要的文章是《人生而有兩性》——這是福克女性主義思想的核心所在。實際上,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法國女性主義者分成了平等派和均等派兩大陣營。平等派對應的哲學理念是以波伏娃為代表的普遍主義,而均等派對應的哲學理念則是以福克為代表的差異主義。波伏娃的思想誕生于二戰之后,當時法國女性剛剛獲得選舉權,還完全處于從屬地位。到福克發起婦女解放運動的1968年,法國女性逐漸獲得了包括婚姻自由、同工同酬、反家暴以及政治領域的性別均等權益,基于這種改變了的社會環境,福克在《兩性》中提出“人生而有兩性”。她認為男女兩性存在本質差異,并將性別差異理論化,從而開創了本質主義女性學。

福克尤其強調女性生育促使人口更新換代,對人類歷史進程起重要作用。但女性又受生育所累,在經濟和社會領域遭到雙重排斥,“這一貢獻在任何國家都沒有被計入國民生產總值”“她們的勞動只有納入技術以及產業鏈才有價值,而技術和產業鏈無視女性起源”。福克比波伏娃更具當代性,尤其是其關于女性生育的觀點,在面臨少子化、老齡化的當下,更具現實啟發意義。

1995年3月8日,福克發表了《明天,均等》一文,表示“均等,我有時定義為平等參與一切層次的決策權這一政治意志”“只要女性沒有掌握決策權,那么兩性機會平等與職業平等就將只是一個美好愿景”“‘均等’一詞在今天還沒有完全建構好,但它已經超越了‘平等’及其困局。”在盧梭的社會契約論、米歇爾·塞爾的自然契約論之后,福克提出了一種新的人類的契約,就是男性和女性的契約,能夠達到彼此的均等、合作。從《第二性》到《兩性》,法國女性主義實現了新的跨越。

福克是一個非常有好奇心的人,她不僅了解歐洲,對其他地域的文化也感興趣。她在《兩性》中指出:毛澤東那句“婦女能頂半邊天”當然是法國“婦女解放運動”的起源之一,是最詩意的起源。這應該源于她和中國的淵源。早在1975年福克就曾來到中國,之后又兩度來中國,1995年來北京參加了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與各國代表共商女性未來。福克還通過自辦的女性出版社出版了很多關于中國女性的書,晚年還編寫了《女性創作者詞典》,其中包括100個左右的中國女性創作者,讓中國的女性形象為世界所了解。

在世的時候,十分熱愛中國的福克非常期待通過出版自己作品的中譯本與中國的女性做進一步的交流。今天,如其所愿《兩性》被譯介到中國,我們應該感謝她不僅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了法國女性主義的理論資源和發展脈絡,而且啟發我們從新的角度去認識女性,努力改變女性生存狀況,爭取建構一個更加平等自由的理想社會。

  • 分享:
  • 編輯:韓佳寧 ????2019-12-24

評論

0/150
大赢家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