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婦女網 > 首頁欄目 > 文娛

科幻、動畫、主旋律類型各自實現重大突破

標簽:文娛 | 來源:北京晚報 | 作者:

如果說2018年是電影行業觸頂退燒的一年,那么2019年則是尋求轉機的一年。在所謂“影視寒冬”論的籠罩下,中國電影人回歸初心、勇于開拓,終于在年末交上了一份漂亮的成績單,提前18天超過了去年的年度總票房。回顧這一年,電影類型完成重要突破,青年電影人正在成為中堅力量。在接下來2019年的最后一周,新的票房紀錄還在不斷攀升。

類型片迎來全新突破

盤點2019年的中國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流浪地球》和《我和我的祖國》是繞不開的話題。除了在票房上占據年度前三強外,三部電影在科幻、動畫、主旋律類型上各自實現了重大突破。

《流浪地球》的價值無疑是開創性的。在此之前,國產科幻電影元年的說法一直被用來當做影片營銷的噱頭,但每每都遭到“打臉”。但這顆倔強的“小破球”,成功在春節檔實現了逆襲,觀眾驚呼:“中國人也可以拍出這樣的硬科幻!”中國電影人終于可以站在世界舞臺,講述屬于自己的太空故事。

《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命運和《流浪地球》頗為相似。在它之前,《大圣歸來》《大魚海棠》的出現,曾一度喚起了中國觀眾對國產動畫的信心。然而此后很長時間,再無爆款問世。直到哪吒喊出“我命由我不由天”,觀眾再次被點燃。8.5分的網絡評分,讓這部影片不僅成為2019年度評分最高的動畫電影,也成為華語片年度口碑最佳。49.86億元的票房,更創造了動畫電影問鼎年度票房冠軍的歷史。

“哪吒”的成功不是國漫崛起的個案,8.2分的《羅小黑戰記》、7.9分的《白蛇:緣起》都是今年大銀幕上可圈可點的作品,而隨著《姜子牙》《深海》等作品的陸續上映,國產動畫電影將迎來一波創作高峰。

作為國慶獻禮片的《我和我的祖國》,也給觀眾帶來了驚喜。影片采用七位導演按照時間線各拍一部短片的形式進行創作,以結構上的創新喚起了不同年齡觀眾的共同記憶。影片從小人物視角出發,講述重大事件對普通人生活與命運的影響,為主旋律類型片打開了一條新的思路。

年末,電影《少年的你》又讓青春片煥然新生。它以關注現實的敏銳視角,引發了年輕觀眾的共鳴。同時,《老師好》《銀河補習班》等探討教育問題的影片,也從不同的角度為青春片注入新的思考。

青年影人成為創作中堅

2019年,是大導演集體“失聲”的一年。

陳凱歌今年只在《我和我的祖國》里貢獻了一部短片,馮小剛歲末獻上的《只有蕓知道》,反響非常一般;周星馳的《新喜劇之王》,炒的是自己的冷飯。

2019年,也是青年電影人全面崛起的一年。從《鋌而走險》的甘劍宇、《受益人》的申奧、《過春天》的白雪,到《羅小黑戰記》的木頭、《被光抓走的人》的董潤年、《誤殺》的柯汶利等,今年有十多位新人導演帶著首部長片亮相大銀幕。

爆款動畫《哪吒之魔童降世》就出自新人導演餃子之手。80后的他畢業于醫科大學,半路出家自學動畫,曾經自己一個人窩在家里,花三年零八個月制作出動畫短片《打,打個大西瓜》,獲得網友認可。從醫學院學生到動畫導演,餃子和他筆下的哪吒一樣,都經歷了一個“打破成見,做自己英雄”的過程。

和餃子一樣,郭帆導演也出生在1980年。盡管第二部電影《同桌的你》拿下4.7億票房,但他還是放棄了安全路線,毅然選擇走上科幻電影的探險之路。和他一起攜手冒險的還有青年制片人龔格爾,此前他做過歌手、作曲、配樂、配音、編劇、演員,唯獨沒有做過制片人。但硬是憑著一份沖勁,他們拍出了里程碑意義的《流浪地球》。郭帆在影片殺青時寫道:“如果你要擁有你從未有過的東西,那么你必須去做你從未做過的事情。”

《少年的你》是曾國祥繼《七月與安生》之后再次執導青春題材影片。這位出生于香港的青年電影人非常善于情感的細膩表達,他在陳可辛的指引下很快找到了和內地觀眾溝通的有效方式。而《少年的你》更讓易烊千璽從流量明星成功轉型為一名真正的演員,周冬雨也在和曾國祥的合作中不斷被挖掘出更大的潛力。他們兩位已經成為00后和90后電影人的優秀代表。

應當看到,在明星效應降溫、電影市場回歸理性之后,越來越多的青年電影人得到了相對平等的機會,只要有好創意、好故事、好演技,就有機會殺出重圍。而電影人的迭代更新,也是時代的必然選擇。

國產片發力助推票房新高

進入12月,年度票房不斷被刷新。根據貓眼專業版數據,12月13日18時,2019年度累計票房超607億,超越2018年全年。截至12月21日,年度票房已超620億。

目前,年度票房前十位的電影分別是《哪吒之魔童降世》《流浪地球》《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瘋狂的外星人》《飛馳人生》《烈火英雄》《少年的你》和《速度與激情:特別行動》,其中8部是國產片。同時,2019年度破億影片數量已達86部,其中國產影片43部。在超過20億的6部影片中,有5部是國產片,國產電影對年度總票房的拉動作用顯著。講述中國故事、蘊含中國情感的影片,越來越受到觀眾的追捧。

弘揚主流價值的主旋律電影,充分點燃了社會的愛國熱情。今年恰逢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烈火英雄》《攀登者》《決勝時刻》等電影,或根據真實事件改編,或講述真實英雄壯舉,或聚焦歷史重要時刻,以商業類型片的創作手法,顛覆了以往的主旋律影片,用真情實感引發了觀眾的共鳴。

文化自信不僅僅體現在大制作上,今年的國產片依然保持著對現實的關注與思考。在柏林擒“熊”的《地久天長》,講述的就是一對中國普通夫妻的人生故事;關注當下女性境遇的電影《送我上青云》,以新的視角切入時代病癥;《受益人》描繪了網絡女主播、單親爸爸這些小人物的平凡人生;《少年的你》直面校園霸凌問題引發社會關注。

在2019年的最后一周,仍有《解放·終局營救》《特警隊》《寵愛》《妙先生》《親愛的新年好》等多部不同類型的國產片陸續上映。業內預測,全年票房有望突破635億,在“寒冬”中繼續創造新的紀錄。本報記者 李俐 文并圖

2019電影年度關鍵詞

■史上最強國慶檔

《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攀登者》三部主旋律大片聯手打造了“史上最強國慶檔”,超50億的票房更成為今年大盤攀升最強勁的助推器。

■改檔撤檔

今年電影改檔、撤檔的操作異常頻繁。原計劃暑期檔上映的《少年的你》在映前突然撤檔,又提前三天緊急定檔,最終取得了超15億元票房。而同樣改檔的《小小的愿望》《吹哨人》等影片則未能交出亮眼成績。

■流量轉型

《上海堡壘》口碑塌陷,導演滕華濤稱“我用錯了鹿晗”,也引發了觀眾對于流量明星演技的爭議。事實上,今年不少偶像演員都在尋求轉型,王源參演《地久天長》,易烊千璽主演《少年的你》受好評,肖戰、孟美岐的《誅仙I》破4億,胡歌在《南方車站的聚會》中挑戰邊緣人物。

■“制服英雄”

1985年出生的杜江正在成為大銀幕上的“制服英雄”。今年,他在《烈火英雄》《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三部大片中,分別出演了消防官兵、民航機長、國旗手等不同崗位的平凡英雄。

■直播賣票

電影營銷領域在今年呈現出一些新景象。年底,薇婭、李佳琦兩位當紅主播先后為《受益人》和《南方車站的聚會》做了線上路演。其中,胡歌空降李佳琦直播間當晚,25.5萬張票在6秒內售罄。

■高幀率電影

李安導演新片《雙子殺手》采用120幀/4K/3D技術,上映后口碑陷入爭議。高幀率電影能否代表電影未來發展的趨勢?大多數人并不看好。

  • 分享:
  • 編輯:韓佳寧 ????2019-12-25

評論

0/150
大赢家足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