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婦女網 > 首頁欄目 > 權益

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分組審議民法典草案

多條建議聚焦婦女兒童權益保護

標簽:權益 | 來源: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 | 作者:王春霞

□ 中國婦女報·中國婦女網記者 王春霞

12月24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分組審議民法典草案。與會的全國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對草案予以肯定,并期望我國首部民法典草案能夠進一步修改完善。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沈躍躍說,草案充分體現了中國特色、時代特點,充分反映人民意愿,是一部體例科學、結構嚴謹、規范合理、內容協調一致的好法典,對于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切實維護好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促進社會公平正義都具有重要意義。建議這次會議后組織代表對民法典草案進行認真研讀,進一步形成廣泛共識,為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順利審議通過民法典作好充分準備。

沈躍躍提出一條具體的修改建議,第1010條第2款,“機關、企業、學校等單位應當采取合理的預防、受理投訴、調查處置等措施,防止和制止利用職權、從屬關系等實施性騷擾”,修改為“機關、企業、學校等單位應當建立預防、受理投訴、調查處置等機制,明確責任,防止和制止利用職權、從屬關系等實施性騷擾”。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陳竺說,第4編人格權編第1010條第2款,附議沈躍躍副委員長的意見,考慮到制度比措施更具有長遠性、穩定性和基礎性,建議將“應當采取合理的預防,受理投訴、調查處置等措施”修改為“應當建立必要的制度,采取合理的預防、受理投訴、調查處置等措施”。

蔡昉委員說,第1010條講到違背他人意愿以言語、行為等方式對他人行使性騷擾,建議再增加“文字”。因為現在有相當多的性騷擾是通過微信、短信或者互聯網發布的,所以“文字”也應該列為一種實施性騷擾的方式。

鄧麗委員說,物權編第13章宅基地使用權部分,建議增加宅基地使用權屬證書上應當載明全部家庭成員的規定。這就能為包括婦女在內的家庭成員主張合法權益提供更堅實的法律保障。第5編婚姻家庭第3章家庭關系部分,建議增設對婚姻唯一住所的共同居住權。建議草案第1060條前增加一條“屬于夫妻一方個人所有的房屋是夫妻唯一住所的,雙方有共同使用居住的權利,離婚后所有權人不得隨意處分”。第4章離婚部分,建議離婚子女撫養應當尊重8歲以上未成年人的意見。建議第1179條修改為:侵害他人造成身心損害的,應當賠償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營養費、精神心理診治費等為治療和康復支出的合理費用等等。把“人身損害”改為“身心損害”,增加了精神心理診治費。

全國人大環境與資源保護委員會委員譚琳也建議明確規定婚姻中夫妻唯一住所的共同居住權。建議離婚子女撫養應當尊重8周歲以上未成年人的意見。此外,建議完善離婚經濟幫助制度。即建議修改草案第1090條,增加“以住房、財物等方式”,把這條修改為“離婚時,如一方生活困難,有負擔能力的另一方應當以住房、財物等方式給予適當幫助,具體辦法由雙方協議,協議不成時,由人民法院判決。”這對于現實中的司法裁判指引,以及解決離婚后婦女兒童等弱勢群體的生存問題非常必要。

周敏委員說,建議離婚也參照解除收養關系的規定,增加征求8周歲以上子女的意見的內容。雖然“按照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子女的判決”,可以包含這方面的內容,但是如果明確規定出來,作為必經程序的話,對未成年人子女的保護更有利。

田紅旗委員說,建議在民法典物權編草案居住權一章中增加法定居住權的規定:“父母作為監護人對于未成年子女的房屋享有居住權,或未成年子女對其父母的房屋享有居住權,離婚無房配偶在一定時間內對配偶的住房享有一定的居住權。”

田紅旗委員說,居住權設置目的是實現同居者的基本居住保障,保障居住者的居住安全。民法典物權編草案第14章規定居住權的意定性,并沒有涵蓋并照顧到社會中配偶、老人、孩子等群體的居住權,因為這些主體的弱勢地位,在很大程度上不能進行合同約定。

“法定居住權為弱勢群體提供了最低的居住保障。”田紅旗說,在構建和諧社會,共創文明未來的大趨勢下,法定居住權制度具有一定的制度保障功能,能夠保護廣大的婦女老年人和未成年人等弱勢群體的利益,有利創造和諧、尊老愛幼的家庭關系。法定居住權在司法裁判中廣為存在。司法裁判中,在父母子女、夫妻配偶就房屋所有權發生爭議的案例中,為平衡公平利益和社會安定,判決一方沒有房子住的時候仍然可以居住原來的房屋。盡管該種判決缺乏正當的法律依據,但現實是可行的,法定居住權的立法正使得該種裁判有法可依。

殷方龍委員說,建議將第1052條“因脅迫結婚的,受脅迫的一方可以向婚姻登記機關或者人民法院請求撤銷婚姻”,修改為“因脅迫結婚的,受脅迫的一方可以向人民法院請求撤銷婚姻”。

殷方龍認為,從法律的角度講,無論婚姻是否撤銷,脅迫行為是否成立,脅迫行為何時終止、人身自由是否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何時恢復等問題確認的權利都應當歸于人民法院,婚姻登記機關既不能確認婚姻是否可撤銷,也不能確認脅迫和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行為是否發生,沒有撤銷婚姻的權利。

民法典草案婚姻家庭編第1087條規定“對夫或者妻在家庭土地承包經營中享有的權益等,應當依法予以保護。”李培林委員說,現在這個問題很復雜,在實際操作中,各地實際規則差異很大。

李培林說,因為土地是集體所有地,家庭擁有的承包地不是擁有財產權,而是土地經營權、收益權等,而且農村土地承包很多年前就開始實行生不增、死不減。離婚時就會出現到底權益歸哪一方,為了維護穩定,多數情況下經營權和收益權是歸夫妻雙方的,如果女方是本村的還好說,有的離婚后到了別的地方,土地就沒有辦法自己經營,有的是協商給予一定補償,有的就強調土地承包確權相關證件寫上的名字,而且可能在結婚前就確權了。為了保護婦女在離婚中不受到損害,建議修改為“夫或者妻在家庭土地承包中享有的權益屬于共同權益,應當依法予以保護。”雖然它不是共同財產,確是共同權益,在離婚分割權益的時候也要照顧女方利益。

列席會議的全國人大代表陸鑾眉說,第1068條父母有教育、保護未成年子女的權利和義務,建議在保護后加入探視。

陸鑾眉說,很多婚姻家庭關系存續但關系不好,夫妻處于分居狀態,這時,未成年人的保護問題很多時候涉及到一方比較強勢,把孩子藏起來,比較弱的一方想看孩子連機會都沒有,我們基層有很多類似的案例,如何來保證弱勢一方有機會或者權利探視孩子,希望在法律層面上看看怎么解決。

  • 分享:
  • 編輯:吳蘇錦 ????2019-12-25

評論

0/150
大赢家足彩比分直播